第一章 雷电风暴

    2016年六月,端午节的前一天傍晚。

    和很多人一样,南峰早早的来到北京西站,搭乘刚开通不久的晚间高铁。他的家在上海,因为出差,才不得不来到北京。待差事办完,刚好临近端午节。

    其实他是想坐飞机的,毕竟天上飞的,总比地上跑的要快些。只是很不巧的是,今天北京出现极其严重的雾霾,能见度不到五米。所有航班都因安全原因,不得不停止飞行。

    于是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高铁。毕竟和飞机相比,高铁也慢不了多少,且票价,还相对便宜了很多。更重要的是,高铁的安全事故很少,就算出了事,也不会像飞机一样,全部死绝。

    只是高铁的车票早就销售一空,他想买张无座的,也非常难得。最后通过抢票软件,才买到一张二等座的漏票,如愿登上高铁。

    呜呜呜呜···

    站在站台边,火车的鸣笛声由远及近,便见一条白色的长龙,迅速驶近。

    五车厢六排A座,是他的座位。

    过了几分钟,高铁缓缓启动。尽管已是六月天,但因雾霾的原因,天色也黑得更早。待出了站台,高楼大厦中的灯光在雾霾中隐约闪现,像极了荒野乡村的鬼火。

    等出了城市,车窗外再也见不到一点光亮,只余一片漆黑。看到这,南峰心里莫名升起一股烦躁感。

    这时,身旁的大叔拿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到南峰面前,问道:“要吗?”。

    见大叔脸上显出祥和的笑容,南峰话到出口的拒绝变成了谢谢。

    这口香糖是薄荷口味的,嚼在嘴里,有一种冰凉怡人的香气,让他心里的烦躁感也消了稍许。

    而后大叔自顾自的在他耳旁说了起来,南峰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毕竟拿人手软,吃人嘴短。他也只好耐心的做个听众。

    但这中年大叔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他感觉越来越疲惫,两眼不停的眨呀眨,就要睡了过去。

    但这时,耳旁突然响起一声轰鸣。便听轰隆一声,传遍了整个车厢。

    沉沉欲睡的南峰打了个机灵,立即醒转过来。便见窗外电闪雷鸣,那闪烁的雷电,在漆黑的夜里,是那样显眼,就像将天撕裂了一样。他身旁患了话唠的大叔也停止了说话,神情肃穆的看着窗外,显得忧心忡忡。

    此时不光是他,整个车厢的人都凑到窗边,一眼不眨的关注着窗外的雷电。

    而这时,头等车厢,驾驶室里。

    杨崇列车长紧紧的控制着驾驶器,手心不停的冒汗。在他身旁,左右副驾驶也停止了休息,紧张的站在他身旁。

    “列车长,我们出去了吗?”,左副驾驶小李忧心忡忡的问道。

    杨崇闻言,脸色白了几分,嘴唇抿得更紧。自第一声雷鸣劈中那颗树之后,他就发现高铁像遭遇了鬼打墙一样,无论怎么跑,都是原地踏步。

    当前方又出现燃烧的大树后,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啊!为什么会这样?!”,小李大声抱怨道。他才二十二岁,刚开始实习。从登上高铁的第一天算起,现在也不到一个月。而今遇到这么诡异的事,他更是沉不住气了。

    这时舱门嘟的一声,突然打开了。

    乘务长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还没站稳,就张口问道:“列车长,乘客们的情绪很不稳定,问我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一直没通过雷区?”。

    只是见到左右副驾驶苍白的脸色后,乘务长马上明白过来,迟疑的问道:“难道--真的出事了?”。

    “一定出事了!”,五车厢,南峰指着那颗燃烧的大树,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中年大叔立即瘫坐在座位上,仿佛瞬时失去了力气。

    “树有那么多,你怎么确定是同一棵呢?”,前排座位的女生迟疑地说道。不过她赌气的语气和躲闪的目光都说明心里已相信了南峰的话。毕竟那树上的火花,燃烧的枝桠。每过五分钟,就会出现一次,只要有眼力,都能记下来。

    就是再傻的人,都能看出不对劲了。

    所以南峰并没解释。毕竟这就是人性,在死难临头时,总会抱着一丝希翼,期盼着奇迹发生。

    而且此时此刻,他也不比别人好多少。特别是窗外的雷电已有水桶粗的时候,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这种场景,只有玄幻小说中的仙人渡劫才能媲美!

    可惜有句俗话说得好,仙人打架,凡人遭殃。如果有仙人渡劫,那对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没有半点好处。何况这是二十一世纪了,相信科学!

    突然,一道水桶粗的雷电打在车厢中。躲了这么久,终是被波及了。

    霎时,车厢猛然一震。很多站着的人猝不及防的摔倒,引得哀声连连。

    乘务员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座椅,顾不得流血的手臂,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惊慌,各回各位!高铁车厢是防雷的,即使劈中了,也不会有事!”。

    众所周知,高铁的乘务员几乎都是女的,而且模样还不错。看到她坚定的眼神,大家心里的慌乱终于消了不少。

    车厢的语音系统也跟着播报,让大家不要担心。

    只是忽然间,播报员像接到了某个了不得的大事,语气急促的说道:“各位旅客,十七、十八、十九车厢需要医护人员,如果在座的旅客中,有相关经验的,请赶快前往这三个车厢进行救援。”。

    因为这是加班列车,所以最后三个车厢是没有座位的。可以想象,那么多人挤在一起。一个不好,就会出现踩踏现象。从播报员的语气中,南峰也听出了情况不好。

    在危难关头,中国人总会表现出惊人的团结。南峰身旁的大叔立即目光一凝,离开座位,在乘务员的指引下,前往这三个车厢。

    视线转向窗外,水桶粗的雷电开始变得密集,并向龙卷风一样,逐渐移动。而它的方向,刚好处在高铁的必经之路上。

    驾驶室里,杨崇神情凝重的看着雷电的移动,同时疯狂提速,从三百五十千米每小时提速到四百三十千米每小时。

    但雷电的速度更快,轰然一声,撞在中间的车厢。

    轰轰轰···砰砰砰···呲呲呲···

    车厢震荡不止,灯光瞬时熄灭,有的直接炸裂。碎片溅射在乘客们身上,割伤了皮肤,引起阵阵恐慌的尖叫。

    如果有人在窗外,便会发现那形似龙卷风的雷电在撞上车厢的时候,骤然发白。一道弧形的光波矗立在天地间,轰然炸裂。

    正飞行在天空中的两架大型客机也受到波及,当光波闪过之后,立即消失在天地间,和高铁一起,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