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内廷司查出了三个衣物破损的翠衣宫女。

  一番查问之下,自然是没有一人肯承认是自己拿了陛下的玉佩。

  黄公公为这事愁的本就不挺拔的脊背又弯曲了不少。

  这些宫女们都能说出自己衣物破损的前因后果,甚至还有人证,他也不能用刑,否则落下个严刑逼供的名声,再真拿不出东西来,他这内廷司掌事太监也就做到头了。

  正焦头烂额,便有人扬声通传——“长公主驾到。”

  黄公公一惊,没想到长公主能亲自到内廷司来,忙迎了出去。

  萧云皎漫不经心的看他行了礼道:“好了,本宫听闻公公办事利索,已经找到了三个与此案有关的宫女,可有问出什么?”

  黄公公陪着笑脸,“奴才已经在审问三人了,只是这三人衣裙皆是在许多日前便破损了,还有人证,实在是问不出来啊。”

  “哦?”萧云皎扬眉,气势迫人,“陛下的贴身之物,在这宫中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本宫要亲自见见那三人,看看是不是真的与她们无关。”

  “这......”黄公公冷汗都要下来了,“秉公主,昨日拿了人,便一直关在刑房里,此刻......怕是不大好看。”

  “你们还用刑了?”萧云皎皱眉道。

  黄公公忙摆手道:“怎会呢!屈打成招之事咱们可不敢做啊,只是关起来问了话,刑房总是环境不大好,脏乱沉闷,公主若想见她们,奴才把人带上来便是。”

  很快三名宫女就被内廷司的人带到了萧云皎面前。

  三人都是各司普通侍女。一个内膳司负责传膳的叫莹儿,一个内饰司的绣娘叫柳儿,还有一个内苑司花房修理花枝的侍女叫阿容。

  “你们挨个说说吧,衣裳都是怎么破的?”在萧云皎的眼神示意中,出岫代为问道。

  内膳司的莹儿先开了口,“回禀公主,奴婢的衣裳是因为前日传膳回去的路上不慎摔了一跤才弄破的,当时内膳司有好几人都看到了,到现在奴婢腿上的擦伤还没好呢。”

  柳儿跟着开口,“回禀公主,奴婢破了的衣裳是去年春季发的,奴婢年岁大了身量没有变化,便把衣裳留着用作换洗,不想房里潮湿生了虫,被虫蛀了几个洞。”

  太监宫女们的衣裳每季都会统一发一套,让她们可以用作换洗。除了因为一些年岁小的身量每年都会长一些,及时更换也更齐整美观。有些比较节俭的宫女太监就会把旧衣留着,这番说辞也可信。

  最后还剩下一个便是阿容了,她还没有开口,萧云皎便先问了黄公公。

  “黄公公,这个小宫女的衣裳瞧着可没有破损,为何也带了来?”

  黄公公点头哈腰道:“回禀公主,是她们同屋的宫女来告发的,她在咱们排查的时候偷偷摸摸在屋里补衣裳,又恰好是春日的翠衣,这才带了来。”

  萧云皎看着阿容,“你且站起身来。”

  阿容乖乖站了起来,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

  萧云皎又仔细看了看,确实看不出一点缝补的痕迹,只是裙摆略微短了两寸,如果不是知道情况,还当她抽条了呢。

  “说说吧,你的衣裳是怎么回事?”

  阿容低着头道:“回禀公主,奴婢在花房当差,平日里做的都是修建花木的活,半月前不甚被花枝勾破了衣角。”

  听完她们三人的解释,萧云皎大致心里也有了数。

  “你们三人之中,有一人是本宫要找的那个。”

  三个小宫女心里都七上八下的,阿容的头埋的更低了。

  萧云皎接着说:“本宫在假山那边找到了一片遗留的布料。你们可能还不清楚,内饰司的织室每年做成的布料颜色其实并不是完全一致的,虽然大致上差不多,但不同的染缸,不同的人,乃至不同的天气,都可能会对染出来的布料有轻微的影响。

  “只要请经验老道的织染坊宫人来比对一番,自然能知道是谁把这片衣料留在了假山。

  “本宫不愿你们因说谎被罚,这样吧——本宫再给你们一个机会。

  “待会儿本宫会让人把你们带去无人的房间一一问话,若是有什么苦衷,可要抓住这个机会了。”

  她说的意味深长,视线多在阿容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上流连了片刻,随即挥手叫黄公公把人带了下去。

  人虽然带了下去,可萧云皎并没有直接去找她们。她已经几乎确定那片衣角就是阿容留在御花园的了。

  她说衣衫破损的时间在半月前——那时正是第一个溺水宫女死亡的时候。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撒谎,就证明阿容是想要隐瞒什么。

  萧云皎不怕她隐瞒,就怕她什么都不知道,先晾她半日,不怕她不心慌。

  陛下玉佩丢失一事沸沸扬扬,寿安宫内的崔太妃也自然听到了风声。

  “这两日长公主一直住在宫里吗?”崔太妃倚在榻上闭目养神,塌下跪着的宫女正给她捶着腿。

  站在她侧边的嬷嬷低声回话,“昨日上午进宫的,现在还没出宫呢,说是陛下丢了贴身的玉佩心情烦躁,长公主陪着呢。”

  “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丢个玉佩也当回事儿了。”崔太妃不屑的笑了笑,又想到了别的,“敬王的信这几日该到了吧?”

  “奴婢一直留意着呢,今日是二十三,离月底没剩几日了,王爷的信每月都是月底来,太妃且再等等。”

  崔太妃语气有些不悦,“本宫都等了大半辈子了,再等,都等成一个老太婆了!”

  嬷嬷忙劝着她,“哪能呢!娘娘容颜依旧,瞧着与未出阁时一般模样。”

  虽然敬王已经弱冠,可崔太妃也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就算被称做太妃,也还是容光焕发的一个美人。

  她面若芙蓉,两鬓乌黑,眸含秋波,别说当年是京城里一等一的美人儿了,就算现在也是韵味十足的样子。难怪当初崔家会信心十足的把她送进宫,就算帝后当年感情再深厚,结果还是让崔太妃生下了大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敬王。

  崔家在朝堂上的底气可以说一半都来自于敬王。

  ......

  萧云皎陪萧洵光一同处理政务呆了一下午,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才又去见了阿容。

  果然,她面露慌乱之色,连一直低着的头都抬了起来。

  “公主饶命啊。”

  阿容见萧云皎进来,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哦?”萧云皎故作不明,“说说看,因何告饶?”

  阿容惊慌了一下午,早已做好了决定,此刻便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公主,奴婢的衣裳确实是在假山被勾破的,奴婢撒了谎。”

  萧云皎笑了笑,“我白日便说了,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原谅你的谎话。”

  阿容流着眼泪狠狠摇头,“奴婢不是故意要欺瞒公主的,奴婢......奴婢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害怕自己也没了性命,这才撒谎的。”

  萧云皎又道:“什么不该看的事情把你吓成了这样?又是为何现在敢说了?”

  阿容磕了几个头,“长公主英明,能想出比对之法,若真的比对了,必然能被认出是奴婢的衣裳。倒时奴婢必定会被认为是窃取陛下玉佩之人,就算不是,也是个欺上瞒下之罪,不如赌一赌,说不定还能得公主庇佑有一条活路。”

  “你倒是聪明。”萧云皎道。

  “奴婢还有一事相求,还请公主准允。”阿容又磕了几个头,“奴婢看到的事情足以让自己丢了性命,所以请公主放奴婢出宫。”

  萧云皎没有立刻答应,反而道:“你现在的处境,说与不说都很危险。不如说说看,本宫听了之后再决定要不要答应你。”

  阿容深吸了几口气,眼神坚定起来。

  “奴婢知道......御花园的妖怪是怎么回事。”

  萧云皎勾起了嘴角。

  阿容说了好长一番话,与她所想虽有些出入,却相差不多,更让她惊喜的,是阿容还不止见到了一次!

  “你说的这些,本宫会去一一查证。你提的要求,本宫也答应你。”

  阿容正想谢恩就听萧云皎补充道:“不过......不是现在。”

  “你得在内廷司委屈几日,待本宫捉了御花园的妖之后,才能出去。对外本宫会说,是你见钱眼开,拾起了陛下的玉佩私藏。本宫于陛下很不开心,决定让你在内廷司的牢房里住几天思过,你可情愿?”

  这种惩罚对一个宫女来说不算轻,住在内廷司的牢房里日子肯定不好过,可阿容却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奴婢情愿,多谢长公主。”

  萧云皎喜欢和聪明人说话,见她脑子清醒,连带看她那张没有什么特色的脸都顺眼了不少,叫来了黄公公。

  “黄公公,本宫已经审问出结果了,这叫阿容的小丫头见钱眼开,拾到了陛下的玉佩却没有归还。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公公你看着处置吧。”萧云皎道。

  黄公公一听,狠狠剜了阿容一眼,这小偷小摸在宫里虽然不少见,可都到了陛下和长公主面前真是叫他没面子,当即决定要好好敲打这个小宫女一番。

  萧云皎抬脚准备离开,突然又转身丢下一物。

  “对了,这东西你拿过了,本宫便替陛下做主不要了,你收好吧。”

  掉在阿容面前的,赫然是一块上好的双环玉佩!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