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臭名昭著

    “五两银子!”掌柜压抑着愤怒。

    苏懿二话不说,把银子放到了柜台上,掌柜瞬间喜笑颜开脸色比变幻莫测的云彩还变得快。

    “不知道这二黑子是客官的什么人?”掌柜合不拢嘴,说着拿出账本,“我就就给您把账消掉。”

    柳南烟见苏懿付了账,有些窘迫的低声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啊,请你喝酒还要你请客。”

    “别客气!”苏懿摆了摆手,脸色一变,看向了掌柜,“掌柜的跟这二黑子熟吗?”

    掌柜还沉浸在刚才收钱的喜悦中,突然被问到,想了想说道:“这小子就是个无赖加骗子!”

    “哦?怎么说?”苏懿感觉自己真的找到了线索的源头。

    掌柜的表情有些滑稽,看不出是冷笑还是嘲讽,说道:“那小子第一次来店里的时候就想赊账,我没赊给他,那小子还很不服气,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我想啊,出门在外,敢这么横,说不定家里有什么背景呢,所以也没敢说重话。没想到过了几天,他又来了。”

    “啊?那这次呢?”柳南烟急切的问道。

    “那一次,他是带着暴老虎的女儿来的。”

    “什么意思?暴老虎又是谁?”苏懿有些不解。

    然而柳南烟已然已经会意了掌柜的意思,解释道:“暴老虎,是德阳县有名的土匪。”

    “土匪?”

    “你竟然不知道?暴老虎你都不认识?”掌柜大吃一惊。

    事实上,暴老虎在当地欺压百姓已久,但因为人多势众,就算是官府也不敢招惹他们。而外来的商客以及路过的钦差们也都拿他没办法,毕竟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而暴老虎这样的地头蛇,在德阳县渐渐已经快成了本地的土皇帝。人人谈之色变,他还会每隔一段时间就到各个店里收保护费。

    “所以,当二黑子带着暴老虎的女儿来赊账的时候,你们就不敢拒绝了,因为觉得二黑子跟暴老虎一定关系匪浅。”苏懿推测道。

    掌柜先是点了点头,立刻脸色一变骂道:“谁知道他就是个狗仗人势的十足的骗子!”

    苏懿跟柳南烟都没有开口,急切的想听后续内容。

    掌柜气的满脸肿胀通话,“他故意暗示给我们店里小二,他要跟雷老虎的女儿成婚了,那他就是雷老虎的女婿了,那谁还给他要钱啊,不给我们要就不错了。”

    “二黑子当真是在跟雷老虎的女儿交往?”

    “起初我也是不信啊,这雷老虎的女儿怎么会看着这种人呢。后来我还悄悄派人打听过了。说是这暴老虎的女儿养尊处优从小便很受父亲的宠爱,当然也因为有雷老虎,整个德阳县的人也都对其毕恭毕敬,导致她就真的以为自己成了公主。之后有一次因为什么事情跟父亲吵架,就离家出走了,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深山里。当她意识到一个人晚上在深山或许会有危险的时候,危险已经降临了。她遇到一头豹子,那小姑娘哪里见过这东西,当即就吓得腿软了,一步也走不了,就在那花豹要袭击她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

    “二黑子?”柳南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英雄救美这个词自古就存在,可她觉得,用到二黑子身上,大约有点侮辱这个词。

    掌柜讥诮的笑笑,继续说道:“那小妮子没见过这样的人,也第一次被一个陌生人如此搭救,所以就一下子爱上了他。”

    “这就爱上了?不挑人的吗?”苏懿有点意外。

    “那后来,你是怎么识破他的呢?”

    “后来还用我识破嘛!整个德阳县的人都知道了,你们也不想想,那雷老虎是什么人,能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人?所以啊,雷老虎当即就宣布,自己一定要亲手手刃二黑子。他女儿刚开始很是担心二黑子,但毕竟还年纪小,这几个月没见就把二黑子给忘了。此事发生之后,二黑子经常被在德阳县到处赊账的地方追着打,所以啊,他的死真的是死有余辜的。”

    苏懿迟疑了一下,突然问道:“那您觉得,谁最有可能是杀死二黑子的人?”

    突然被问到敏感的问题,掌柜眼神回避,转移注意力招呼客人,“哎呦,这位客官,您好久没来了,请上座。”

    苏懿跟柳南烟交换了个眼神,觉得这其实应该还有很多隐藏线索没有找到,比如,二黑子死亡当天,那雷老虎在哪里?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杀死二黑子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雷老虎,也不是雷老虎。”

    苏懿循着声音望去,竟然让他大吃一惊,居然是那一桌乞丐。为首的乞丐精神抖擞,一脸自信,全然看不出他是以乞丐自居的。身边的另外三个乞丐也同样精神,这让他们看起来非但不像是乞丐,更像是一些隐于市武林高手。

    “为什么不是雷老虎?”苏懿走了过来。

    “因为我是人证,可以证明凶手不是他。”

    “哦?你看见了凶手?”

    为首的乞丐不自信的看了看同伴,声音依然是恶狠狠的,“总之,凶手不是他。”

    “这几个人真奇怪,明明都是乞丐,还来这么贵的地方喝酒。”柳南烟凑近悄悄说道:“我觉得这几个人不简单。”

    “但是他们也不像是暴老虎的人啊,为何这么斩钉截铁断定不是雷老虎,难道真的不是他?”

    两人坐了下来计划跟这几个乞丐好好谈谈,接下来苏懿才知道,这为首的乞丐名叫韩青,是南方人,小时候因为洪水村里的人全被淹死了,后来自己四海为家,还认识了这几个兄弟。

    他们的梦想就是锄强扶弱,做一代大侠,他们甚至还想发展帮派,将他们的组织扩大。

    “哎,可惜现在我们还没有扩大组织的资本。”韩青有些头筹丧气。

    苏懿一惊,没有想到,这几个竟然都是有远大志向的乞丐,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敬佩。

    几个人交谈甚欢,苏懿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聊的这么畅快了,于是打算多跟她们聊一会。不料这时屋内突然鸦雀无声,苏懿疑惑的回头一看,才大吃一惊。

    只见三个人手拿刀斧,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为啥的带头大哥还是个光头,上面还画了些看不懂的纹身图案。

    掌柜的手突然都抖了起来,眼睛里满是恐惧。而众客人也缩成一团,个个缩着脖子像个即将被宰的鸡。

    看这样的架势,苏懿已经笃定,他们面前的这个人,一定就是臭名昭著的暴老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