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 神功九鼎之冀州鼎

    “水晶?”
   
    任川一愣,然后就四处张望,可是他看了一圈下来,也没有看到水晶的影子,忍不住疑惑的看向秦昊问道:“耗子,你怕不是看错了吧?”
   
    “这那里有水晶啊?”
   
    秦昊淡淡的解释道:“看不见是正常的,因为这里的水晶不够纯粹,但量十分的巨大,所以哪怕是有一点光也能产生质变!”
   
    “我擦?”
   
    “这么神奇的吗?”
   
    秦昊这话一出,他们顿时就呆住了,他们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地方呢,这种地方也是真够神奇的,杜壕忍不住看向秦昊问道:“耗子,你说这该不会是自然形成的吧?”
   
    “嗯!”
   
    秦昊点头:“的确是天然形成的,之前我进来的时候,就在这附近仔细的看过了,没有发现任何人工开凿的痕迹,所以这应该就是了。”
   
    “啧啧啧……”
   
    杜壕看着这亮如白昼的山洞,忍不住咋舌:“真是没有想到,这自然会形成这么一个空间,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师就是大自然啊。”
   
    “这个山洞的一切,简直可以说是鬼斧神工了。”
   
    “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谁说不是呢?”
   
    秦昊也是感叹,至于熊子义兄弟二人完全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上次他们进来的时候可没有看到这一幕,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他们是彻底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秦昊看向他们道:“好了,大家都休息得差不多了,而且现在这里的光线也很好,可以带我们去看看东西了,你们藏在哪儿了?”
   
    “在前面!”
   
    “这个山洞很大的,虽然这里就已经够大了,不过里面的空间更大。”
   
    “跟我来!”
   
    说着,熊子义兄弟二人就在前面带路,时间不长他们到了里面的山洞,但这里面的山洞跟外面的一样,简直就是亮如白昼。
   
    所有的地方都看得非常清楚。
   
    简直可以说是纤毫毕现。
   
    而在这个山洞的正中间,有一尊大鼎,光是一眼看过去,就给人一种厚重感,这让秦昊他们的心头都忍不住震动了一下!
   
    对于龙国来说,自古以来都有九鼎之说。
   
    从大禹治水的九州鼎,到周武时期武则天铸造的神功九鼎,以至于北宋崇宁四年三年铸造的九宫鼎,无不代表了鼎在龙国历史中的地位。
   
    每一次秦昊看到鼎的时候都十分的震撼!
   
    比如现在也是一样。
   
    秦昊下意识用眼睛的特殊能力看了一眼这口鼎,只见金光乍现,直接将整个山洞都给照亮,而且其中有龙气萦绕,看上去非常的震撼!
   
    不过这也让秦昊的心头微微一震。
   
    难道这是九州鼎之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也算是找到其三了!
   
    秦昊快步上去,在鼎身上看了起来,不久他就确定了这不是九州鼎,而是武则天铸造的神功九鼎之一的冀州鼎!
   
    虽然不是九州鼎,但能发现神功九鼎之一,也算是一件让人振奋的事儿了!
   
    他心中激动不已!
   
    任川等人也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他们莫不是围绕着这尊鼎看了起来,越看心中就越是激动,至于瞌睡什么的,早就消失不见了。
   
    对于他们这帮爱古玩如命的人来说。
   
    看到这尊鼎的时候,他们身上所有的疲惫,在路上所有的艰辛,都被他们抛之脑后,甚至在他们看来,哪怕是再多走一天也值得啊!
   
    任川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咋舌,然后他看向秦昊问道:“耗子,这是真的吧?”
   
    “……”
   
    秦昊听到这话,顿时就无语了。
   
    感情你丫的到现在连是真是假都没有分辨出来啊,那你丫的装个毛啊,还看得那么起劲。
   
    尽管如此。
   
    但秦昊还是点头:“嗯。”
   
    “这是神功九鼎中的冀州鼎,又名武兴!”
   
    “对于神功九鼎来说,每一尊鼎就代表了一个不同的地方,雍州鼎又名长安,兖州鼎又名曰观,青州鼎又名少阳等等。”
   
    “只是冀州鼎会出现在这里,这要谁都没有想到的事儿。”
   
    “要不是熊子义他们无意间钻进这个山洞,估计任谁也想不到,神功九鼎中的冀州鼎,会藏在这么一个地方里,这让人上哪儿去找?”
   
    “可不得失传吗?”
   
    闻言。
   
    任川等人也是不住点头。
   
    不过就在此时,任川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儿,忍不住好奇的看着秦昊问道:“对了耗子,你说冀州鼎这么大,是怎么放进来的?”
   
    “这不是天然形成的吗?”
   
    “可洞口只有那么小,这玩意儿是怎么被存放进来的?”
   
    这个问题直接把秦昊给问懵了,他无语的看了任川一眼,这货的脑子,还真是够跳脱的,秦昊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然跳到这上面来的。
   
    不过秦昊也不知道,只是摇头道:“这个情况就不得而知了,或许这里是后期形成的,也有别的可能性,但现在我也说不清楚。”
   
    “我擦?”
   
    “不应该啊?”
   
    任川一脸惊愕的看着秦昊道:“耗子,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儿?”
   
    “啧啧啧,少见啊!”
   
    秦昊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都懒得搭理这货,而是看向熊子义问道:“对了,你们不是还扫了一些货嘛,拿出来给我看看。”
   
    “看你们这次的收获到底有多大,竟然能被人给追杀?”
   
    “嗯!”
   
    熊子义点头,然后就爬到了冀州鼎之上,从里面拿出一个大号的布口袋,石俊才也在一旁帮忙,才把他们收的物件给拿了出来。
   
    然而。
   
    当熊子义从口袋里拿出来第一个物件的时候,就让秦昊等人呆住了。
   
    “人头形器口彩陶瓶?”
   
    “这东西你们是从哪儿收来的?”
   
    秦昊一口就道出了这个物件的名字,同时面色一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们兄弟俩,结果任川这货仔细的看了一下也认出来了,当即就傻眼了。
   
    “我擦?”
   
    “还真是这玩意儿?”
   
    “这玩意儿不是应该处于黄河中流地区的嘛,怎么会出现在这北方?”
   
    “这玩意儿是假的吧?”
   
    任川满是质疑,但秦昊却一脸郑重的道:“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