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不杀光你们,我怎么舍得去死

      乌崇的武魂血饮狂刀是器武魂,但是他这第五魂技却是如同兽武魂的魂技一般,乃是能够直接作用于自身的魂技!

  刀魔附体,能够让乌崇瞬间进入到刀魔状态,附着血刀魔铠,属性大幅度增强。

  以古霖如今的实力来算的话,这一道嗜血魔龙斩大概相当于魂王级别左右的攻击威力。

  而施展了刀魔附体的乌崇,即便是魂帝级别的攻击对他都没有特别大的作用。

  也就是说,现在的古霖即便是施展出了邪龙剑碎斩,也很难将乌崇的防御瓦解。

  当然,乌崇的魂技毕竟是第五魂技,是有时间限制的。大约三分钟左右血刀魔铠的效果就会消失掉。

  不过,以乌崇和古霖的实力差距,三分钟想要杀死古霖好几次都足矣。

  “邪魂师果真一个比一个变态啊......”

  将一口带血的唾液随意的喷出来,古霖那一双紫色的眸子中并没有因为乌崇的变化而透露出丝毫的恐惧。

  甚至,他现在战意不减,还要比先前更盛几分!

  没错,没有人是想要死亡的,哪怕是古霖也一样。

  但是在这种时候,越是感到恐惧,距离死亡也就越近。

  虽然古霖在决定追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生死不再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事已至此,古霖现在要做的是如何破局,如何利用他拥有的这么多魂技继续战下去。

  所以,此时的古霖大脑异常冷静,并没有因为乌崇进入了血刀魔铠的附体状态而导致思考变得混乱起来。

  “嗖!”

  脚踏着幽魅幻神身法,古霖并没有选择直接朝着乌崇冲杀而去,而是利用身法的鬼魅在乌崇身边不断徘徊。

  他非常清楚,乌崇的这个魂技肯定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而自己现在如果选择与乌崇硬碰硬,那么死得惨的那个绝对毫无疑问就是自己。

  而选择与之周旋,古霖就可以利用身法的优势将这段时间尽量消耗过去。

  古霖不相信乌崇一个器魂师能有那么多的增幅到自身的魂技,一旦这个魂技的效果消失以后,那么在这段真空期就是古霖再度动用嗜血魔龙斩让乌崇的伤势加剧的绝好机会!

  现在这种情况,古霖只能动用嗜血魔龙斩的流血效果,才有可能在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中将乌崇斩杀!

  可是,古霖的想法还是太过于美好了一些。

  如果说,现在的古霖是和乌崇单挑的话,那么他的这些想法或许还真的可能实现。

  毕竟,乌崇虽然知道古霖拥有一个似乎能够令人不断流血的剑斩杀招,但是却并不知道古霖会在什么时候动用这个魂技。

  因此才会说古霖是真的有可能能够做到将乌崇斩杀掉的。

  但是!

  当古霖利用鬼魅的身法在乌崇身下的房屋四周刚刚闪烁了一个周圈的时候。

  “嗖!”

  一道黑影瞬间闪烁而来,古霖的瞳孔猛地一缩,在生死危机中出于本能般的将身体强行在半空中扭了过来。

  紧接着,就在他刚做出这个动作没过一秒的时间后,古霖就在他身后的一面墙上看到了一根漆黑的箭头。

  箭头完全由魂力组成,浑身充斥着令人作恶的味道。

  “少主,在下劝您还是放下防备,同我们一起离开比较好吧。嘿嘿,不然的话,在场的人可不是都像我这么好说话啊......”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古霖猛地将头转到一边去。

  只见在古霖左手边的房顶上,一名骨瘦如柴的血袍青年正站在其上。

  而在他的左手怀抱中,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正被他搂在当中。

  女子身上的衣物非常稀少。

  显然,这两人之间刚刚发生了什么,古霖不难猜到。

  “少主,刚刚那一箭只是警告。虽然我这血毒箭只要处理得当是可以避免将人致死的,但是少主,如果能让您乖乖听话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动用这种手段呢。”

  血袍青年伸出了发紫的舌头,舔舐了一番自己干瘪的嘴唇。

  然后,他的右手上猛地凝聚出了一根血色的毒箭,随后猛地刺入了怀中女人的胸口!

  “你们七宝琉璃宗的女人味道可真是不错。不过可惜......她已经变得不完美了。”

  将女人随手丢了下去,血袍青年微笑着说道。

  在血袍青年把怀中女人丢下去的那一瞬间,古霖就再度脚踏着幽魅幻神身法出现在了女人的正下方。

  将女人搂在怀中,古霖一边凝聚冰元素的力量,让毒箭刺入的伤口暂时凝固起来,一边将女人的头发从脸上清理开来。

  “若......若若姐?”

  看到女人那张遭受了无尽摧残的清秀脸庞,古霖只觉得脑袋一阵轰鸣。

  姜若,这是七宝琉璃宗外姓族人里和古霖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大姐姐。

  年龄比古霖大约要大十五六岁的样子,似乎和另一位外族弟子坠入了爱河。

  没想到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两人再度见面,竟然会是现在这样的情景。

  姜若的脸色煞白,气息更是如同悬丝一般几乎感受不到。

  即便是九心海棠魂师在这里,都很难救下姜若,更何况现在只有古霖一人在这里。

  将姜若轻轻放在地上,古霖深吸一口气,然后将自己的一缕头发生生拔了下来,随后放在了姜若的身上。

  “对不起,若若姐。”

  古霖知道,姜若绝对无法救回来。

  而现在不是他要在这里装模作样的时候。

  这样不仅他自己看不过去,他更是没脸以后在姜若的坟墓前去看望她。

  与其在这里吼几声,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还不如......

  “执事,就现在的情况依我来看的话,不动用一些手段,少主怕是不会跟我们离开啊......”

  血袍青年对着身旁不远处的乌崇说道。

  乌崇瞥了血袍青年一眼:“你玩够了?”

  “还行吧。就这么几个女人,倒是够我发泄一阵子了。”血袍青年耸了耸肩,说道。

  “哼。”

  乌崇冷哼了一声。

  其实他挺看不惯这货的,整天都想着女人,对其它事情根本毫不关心。

  “哦?”

  就在此时,血袍青年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嘴角忽然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乌崇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便是看见古霖此时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混沌的气息。

  魂力与先前的魂力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武魂却是截然不同!

  “少主,您这是还要继续反抗下去啊......您不怕死吗?”

  血袍青年微笑着说道。

  听到血袍青年的话。古霖的嘴角同样扬了起来。

  “当然。”

  “不杀光你们,我怎么舍得去死?”

  话音刚落,古霖的全身便是爆发出了极为炽烈的红莲火光!

  “第二魂技,混沌红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