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2章 求求你放过我

    “安总,你放心吧,你交代下来的事情,我一定会照做的。”张文超简单的答应着。

    也只是表面上答应了而已,他怎么愿意真的开除安肆呢?他懂安兴燕现在的心情,所以稳住安兴燕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就行了。

    “既然事情都处理好了 那爸爸我们走吧,我们快回家看妈妈!”安唯撒娇着说到,脸上的笑容更是十分明显,心里也很高兴,安肆若是被开除的话,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她。

    “安唯,你等一下,我找你有些事情,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吧,现在安肆走了,我也没有秘书,你先帮我当一会儿秘书吧,晚上我会送你回家的。”张文超似笑非笑的说到,也挽留着安唯。安肆的事情虽然处理好了,但安唯刚才的那些态度,他可是没有忘记的。

    安唯看着张文超,心里异常的舒服,之前那些话,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张文超有一天也会挽留自己,张文超挽留自己的样子,实在是太过于舒服了,让她心里更是得意洋洋。

    “怎么?张文超,你也知道求我了?是因为没有了安肆,才这个样子的么?还是说,你突然间发现,我比她要重要的很多?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原来你也会有这一天!”安唯继续说着,根本不知道危险在向着自己逼近。

    现在的安唯太过于兴奋,她忘记了张文超是一个怎样的人,也忘记了张文超是一头危险的狼,一旦靠近,只会让自己遍体鳞伤的狼,她更忘记了,现在是自己一个人在张文超这里,安兴燕早就已经离开了,这所有的所有,她都忘记了,只顾着在张文超的面前洋洋得意。

    “安唯,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忘记我警告过你?今天你认为自己很牛逼吗?别忘记了,你惹到我了的后果!”张文超恶狠狠的说着,让安唯的心头一阵,想起了上次在车里窒息的那一幕。

    看着也要下班了,张文超将安唯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尽管安唯一直在反抗,但女人的力量,始终是比不过男人的,很轻易地就被张文超拖进了办公室里,尽管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最终还是被拖了进去。

    “张文超,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这个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我已经忍了你很久了,你不要以为现在我爸爸不在这里,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可别忘了,这是公司!不是你胡闹的地方,你要是再对我动手动脚,明天我一定让我爸爸开除了你!”

    恐惧已经缠绕在安唯的心里,安唯也是真的害怕了,但嘴上还是逞能。看着偌大的办公室,张文超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向着安唯就开始打了下去,让她没有还手的能力,公司里的墙壁隔音还是很好的。

    只要安唯不大叫,就根本不会听到,张文超也不会给安唯有大叫的时间,他忍了安唯很久了,刚才若不是安兴燕在,他早就已经对着安唯的脸下手了。

    张文超没有一点点的疼惜,每一拳过去,都下足了力道,并且十分的用力,用着自己的力量来让安唯承受这些痛苦,他不想再忍了,今天安唯做的也是真的很过分,并且一直在针对安肆,他认为,安唯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的警告,所以,他需要提醒一下安唯。

    “安唯,我警告你,你别想着去对安肆下手,若是被我发现了,有你的好果子吃!我这个人并不好惹,我决定了会对她好的人,你也别想着去欺负!不然,我只会让你死的很难看!永远都不要认为自己有多厉害,没了安兴燕,你什么都不是!”张文超依旧凶恶的说着,眼睛已经绯红。

    被张文超已经打了很多个巴掌,安唯心里也是非常难过的,她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她不喜欢安肆,又凭什么要去考虑安肆的心里好不好受?

    安唯只想考虑自己!可张文超这样子对待自己,让安唯不知道怎么说,脸也被张文超打来肿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很痛,也很想哭。

    她忍不住了,抬起手就想要给张文超反打回去,她可不想就这样一直被张文超打脸!张文超帮着安肆说的话,也是一直在刺激着自己。看着安唯敢反抗自己,张文超心里的火顿时烧的更大更旺了起来。

    原本只是想要警告一下安唯,被安唯这个动作搞来,张文超开始对安唯使用暴力,不管不顾安唯会不会痛,也不管安唯会不会受伤。对着安唯,张文超下得去手,看着她的脸已经被自己打破了,张文超也不管。

    接着,安唯嘴角也流出了血,心里对张文超全都是恐惧,张文超这个样子,是她没有感受过得,安唯很想要躲着,不让张文超能够触碰自己,但越躲,张文超下手的力道也就越重,安唯心里已经绝望了,这是第二次,张文超让自己感到害怕,不仅仅是害怕,更是畏惧。

    最终,张文超打累了,而安唯,也被打的遍体鳞伤,全身上下,全都是张文超的杰作,不仅有着淤青,很多的地方也被打出了血。

    她看着自己残败的身体,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她想要告状,她想要告诉安兴燕,让张文超永远消失在这个公司里,只有张文超走了,她才能够不受这种破害。

    脚步也开始慢慢的向着办公室门口挪过去,安唯不想顾自己此刻脸上的灰头土脸,只想回到家,但张文超自然不可能让安唯离开的,自己才打了她,并且打的这么严重,让安唯回去无疑就是给自己安装了一个定时、炸弹。

    “喂,安总吗?我是张文超,之前我不是把安唯留下来了么?现在安唯还是和我在一起,我们玩的很开心,可能晚上的时候不会回去了,安总你不用担心。”张文超拿出自己的电话,捂着安唯的嘴巴,微微笑着说到,这个笑容,让安唯感到绝望。

    张文超说的那些话,更是让她绝望,她不知道怎么办,明明现在可以和自己的父亲说自己现在的处境,嘴巴却被捂了起来,让她只能够看着,原本骄傲的她,掉下了自己的眼泪。

    “好啊,安唯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心里就不担心了,你们可一定要玩好,注意安全,照顾好安唯哦,只要照顾好她,什么都可以!”听说安唯与张文超待在一起,并且晚上都不回家,安兴燕心里高兴的紧,也忘记了和安唯说话。

    他本来就想要安唯与张文超在一起,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自然是不肯放过的,年轻人的事情,他也只能够随着他们去。张文超开着免提,安兴燕的话安唯听的一清二楚,听完之后,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又漏掉了半拍。

    她此刻多么的希望安兴燕能够和张文超说让自己回去,但是没有,只是让自己好好玩,这个声音,打碎了安唯的幻想,更加的绝望了起来,若是不回去,安唯简直想象不到晚上还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张文超,我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告诉我爸爸让他开除你了,也不会告状,更不会去欺负安肆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想回家。”

    说着说着,安唯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哭的也十分的绝望,她不想和张文超待在一起了,张文超是狼,是她不能够惹得!

    第二天一大早,安肆起床收拾好之后就开始去公司了,对于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也丝毫不在意,似乎就像是没有发生一般,安肆不想去在意那么多,安兴燕说的那些话 做的那些事情,也让她不想去管。

    来到公司,很多人已经来了,看了看周围,却没有看到安唯的身影,想着昨天安唯那兴高采烈的模样,并且一直针对着自己的模样,安肆很好奇今天为什么没有看到安唯。

    如果是以前,她相信,今天安唯一定会来的很早,并且一直针对自己,可能自己来了之后就会在自己的面前说着那些讽刺的话,并且一点的情面都不会给自己,今天安唯没来,安肆反倒感觉很奇怪。

    “张文超,安唯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没有来?换做以前,今天肯定会来的很早呀,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虽然嘴上的语言好似很关心安唯的事情,但表面上安肆却是面无表情。

    她不关心安唯的事情,这样问,只不过是感觉到奇怪而已,如果不是因为奇怪安唯为什么不来,她怎么可能会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是圣母,不可能会对着本来就讨厌自己的人有好心情。

    被安肆突如其来的询问张文超有了一丝的尴尬,脸上也有着慌乱,但只是一会儿,脸上就恢复如初,他不会露出破绽的,看了眼安肆,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只是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张文超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